出生於俄羅斯的物理學家科羅科夫博士(Dr. Konstantin Korotkov),他專精於人體能量場的研究,他的團隊研發出GDV照相機(註),可以照出植物和人體的能量場,對特定醫療情況提出有效的報告,比克里安照相機的技術更具突破性。

科羅科夫指出,能量場是生物世界的有組織結構。這個想法剛開始是由二十世紀科學家Alexander Gurvich所引進。在Gurvich的實驗裡展現微生物物種,以交換光子的方式調節它們的活動,因而提出每件事物都被生物場所調節的概念。

在科羅科夫所定義的「生物場」,指的是在不同領域、種類、起源之下的複雜能量結構。它是有關於電磁學與引力範圍,也是分子領域,就某種程度,它也包括未知的因素。一個有生命生物的生物場,別名也叫「能量場」,它關連到創造單一及一致性系統,指的是無法用肉眼看到的結構。

   特別的是,透過GDV照相機所傳達的能量場概念,我們因此可以分辨植物原來也擁有它們內在的秘密生活:從它們內在的領域之中,從一株植物的局部,可以關連到不同細胞的活動。

    

   科羅科夫認為,當有人說不想要殺生和吃下有生命的東西,他們忘記自己也殺、也吃有生命的植物。因為植物有它們自己的生活─它們會反映、傳達、也與它們周圍生活的環境互動。

 

以下為科羅科夫所接受訪問的部分內容:

問:可否列舉你在對植物實驗中最有趣及重要的經驗?

答:最有趣的實驗之一,是當我們正在研究不同植物生物電子場光芒,我們針對不同群組的種子,每六個小時做一次測量,它們在開始的時候,光芒幾乎是沒有的,接著它們經歷了發芽階段。

   慢慢的,當嫩芽從種子冒出之際,光芒變得愈來愈強,持續發光,這樣的強度經過了十二小時,然後光芒才會變小。

   這個實驗清楚顯示,我們可以看到在種子之內所包含的內在潛力。當種子萌芽成了新的生命,它可以創造出巨大無比的驚人爆發力。

 

問:植物能量場可以變動嗎?如果是,它可以顯示思想或情感嗎?

答:植物能量場的變動大部分在白天最強烈。植物有它們的週期,比人類的周期還強烈。當然,它們沒有思想,它們只是活著─為單純生存而長大。在實驗當中,當植物暴露在不安之中,它的能量場會變黯淡;當情形轉為正面,例如為它澆一盆水,或是給它一個微笑,植物能量場就會擴大。

    當人類給予植物愛、仁慈、關懷,是極大的力量,那會讓植物能量場立即產生反應。事實上,能量場影響所有環境的狀態:包括植物、其它人、水─所有圍繞在我們周圍的情況。

 

問:如何從植物或人類生命力,得知他們的健康狀態?

答:這決定於他們的生物電子狀態。如果在植物身上有些疾病或長期不平衡,它會反映在它的能量場上。

    我們發現生病的植物有非常不均勻,非常受到限制的光芒。有時候,光芒會消失。另一方面,成熟的健康植物,有非常強壯的能量流動。同樣的情形也可應用在人類。

 

問:依你的觀點─植物在受威脅或愛、仁慈的情形下,會對人類的思想、情感行為,有所反應嗎?

答:是的,非常有意思的是,我們可以測量到不同植物在人類情感關係上的反應。我們為此做了一些特別的實驗。我們在一個房間裡,要求人們製造不同類型的情緒,然後測量房間裡的盆栽植物葉子的能量變化,發現它們因人們情緒不同而有不同。

 

問:實驗技術如何應用在植物上?

答:許多年以前,美國期刊發表克里安照相技術顯示被切除部分葉子的植物─「幻葉作用」,發現光芒持續維持,替代了消失的部分。後來有許多實驗沿用了這個論點。

   包括我們團隊在內的幾個研究者,都來了解「幻葉作用」,它真的是從植物上面一致且集體發射出非常獨特的型式。

 

問:就你的觀點,是不是有「智能」(intelligence),也就是我們常說的自然靈、神、仙子、或小精靈存在?

答:我絕對相信在植物之間,有「智能」的存在。但不單一存在於一棵樹或一株植物身上,它是在森林、花園出現的一群「智能」。在每一個自然的地方,你都可以感受到這些「靈體」的存在。你可以感覺這些小精靈和諸神集體守護著一大片樹林和植物。

    我們在每一個研究步驟裡,也會出現高智能的靈體。但我們的召喚不是用來請示經費,或是討論該如何進行下一步,而是需要更集中精神送出祈禱到更高層面,然後看看發生什麼事?

 

問:你的儀器偵測到植物或花朵被用來治療人們的情形嗎?

答:從能量的形式我們可以發現,在人類和植物之間是如何帶來正面及負面的相互作用─誰是能量的發送者,誰是接收者;是植物從人類身上,還是人類從植物身上取走能量。

   在人類和環境間相互傳達最特別重要的是,我們可以看見上帝的行為,是只有在透過擁抱我們所居住的世界才會發生。

 

問:你的技術如何從地球測到能量?

答:我們的技術已經發展到直接從地球測到能量。利用特殊感應器可以從不同的聖地測到所屬能量,去看聖地如何與人們生活相互溝通,它的想法是奠基在能量範圍和量子、能量的基礎上進行的。

   俄羅斯人的民族性,讓我們容易了解新觀念。在這個領域中,我們有許多科學家做了這方面的研發。

   在美國,科學家被嚴格限制在科學研究是如何被組織的架構裡。在俄羅斯,從事科學家研究得到的報酬極低,科學家無法依據薪水生活,所以我們可以自由去做、想做之事。因為只拿到少到不行的收入,我們可以組織做自己真正有興趣的研究工作。

 

問:神在我們周圍的每件事之中,自然的顯現祂自己嗎?

答:祂在我們居住的地球顯現祂自己─在地球的每株植物、每朵花裡,祂們都是造物主神聖力量的一部分。

   在人類與植物相互連繫的情感,也是造物主神聖計畫必然發生的一部分。人類可以看見「我們」緊密在一起,那是因為彼此「緊密一體」,創造人類單一有機體的緣故。「我們」,也包含了植物,共同創造一個被稱作「地球」的生物有機體。我們可以稱它作為一個單一系統,它擁抱了人類和植物。沒有它,地球是不可能有生命體的存在。

 

問:研究有生命事物的能量場工作,你曾經在本質上經歷一些神聖事件嗎?也就是我們所說的「神」或「神性智能」、「高智慧靈體」嗎?

答:我們在人類、動物、植物這些有生命的生物能量、生命力研究許多年,毫無疑問的,我們確實與「高等力量」作直接連繫。我們做的所有工作,都被「高等力量」帶領著,我們有非常多的證據可以顯示。

 

關於GDV照相機

GDV照相機的操作者,是根據人體釋放微弱光子和電子的刺激,在量子層面操作,然後知曉關於一個人或植物的量子場,和它的生物功能。照相機創造出圍繞在手指或植物放在特殊儀器光纖盤的高強度電子場。電子場製造出可見氣體是代表圍繞在受試物體四周送出的光芒,可以在量子層面得知一個人的身體、情感、精神和靈性狀態。

 

跟過去的克里安照相機最大的不同,科羅科夫認為,以生物電子學的技術,一個是腳踏車,一個是賓士,二者都是工具,可以用作輸送,但不同的是結果。它最大的好處之一,是可以對癌症做出不同治療方法標註日期的即時測量,來決定對病人的治療是否適當。目前已有四十多個國家應用在醫療、心理學、聲音療法、生物物理學、遺傳學、法醫學、農業和生態學上,不過這些都只是個開始。

    他說,作為了解錯綜複雜一連串能量場的移動、改變,也包括我們在世界上擁有的,它提供人與人、人與環境,人與植物、動物之間的相互溝通。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可以從改變能量的觀點,來重新看待我們的世界,它開啟另一個了解生活實相的全新觀點。

本文內容輯自:YouTube

延伸閱讀:

植物靈魂系列

什麼是 能量場

科學證明:思想如何影響我們的能量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