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生于俄罗斯的物理学家科罗科夫博士(Dr. Konstantin Korotkov),他专精于人体能量场的研究,他的团队研发出GDV照相机(注),可以照出植物和人体的能量场,对特定医疗情况提出有效的报告,比克里安照相机的技术更具突破性。

科罗科夫指出,能量场是生物世界的有组织结构。这个想法刚开始是由二十世纪科学家Alexander Gurvich所引进。在Gurvich的实验里展现微生物物种,以交换光子的方式调节它们的活动,因而提出每件事物都被生物场所调节的概念。

在科罗科夫所定义的「生物场」,指的是在不同领域、种类、起源之下的复杂能量结构。它是有关于电磁学与引力范围,也是分子领域,就某种程度,它也包括未知的因素。一个有生命生物的生物场,别名也叫「能量场」,它关连到创造单一及一致性系统,指的是无法用肉眼看到的结构。

   特别的是,透过GDV照相机所传达的能量场概念,我们因此可以分辨植物原来也拥有它们内在的秘密生活:从它们内在的领域之中,从一株植物的局部,可以关连到不同细胞的活动。

    

   科罗科夫认为,当有人说不想要杀生和吃下有生命的东西,他们忘记自己也杀、也吃有生命的植物。因为植物有它们自己的生活─它们会反映、传达、也与它们周围生活的环境互动。

 

以下为科罗科夫所接受访问的部分内容:

问:可否列举你在对植物实验中最有趣及重要的经验?

答:最有趣的实验之一,是当我们正在研究不同植物生物电子场光芒,我们针对不同群组的种子,每六个小时做一次测量,它们在开始的时候,光芒几乎是没有的,接着它们经历了发芽阶段。

   慢慢的,当嫩芽从种子冒出之际,光芒变得愈来愈强,持续发光,这样的强度经过了十二小时,然后光芒才会变小。

   这个实验清楚显示,我们可以看到在种子之内所包含的内在潜力。当种子萌芽成了新的生命,它可以创造出巨大无比的惊人爆发力。

 

问:植物能量场可以变动吗?如果是,它可以显示思想或情感吗?

答:植物能量场的变动大部分在白天最强烈。植物有它们的周期,比人类的周期还强烈。当然,它们没有思想,它们只是活着─为单纯生存而长大。在实验当中,当植物暴露在不安之中,它的能量场会变黯淡;当情形转为正面,例如为它浇一盆水,或是给它一个微笑,植物能量场就会扩大。

    当人类给予植物爱、仁慈、关怀,是极大的力量,那会让植物能量场立即产生反应。事实上,能量场影响所有环境的状态:包括植物、其它人、水─所有围绕在我们周围的情况。

 

问:如何从植物或人类生命力,得知他们的健康状态?

答:这决定于他们的生物电子状态。如果在植物身上有些疾病或长期不平衡,它会反映在它的能量场上。

    我们发现生病的植物有非常不均匀,非常受到限制的光芒。有时候,光芒会消失。另一方面,成熟的健康植物,有非常强壮的能量流动。同样的情形也可应用在人类。

 

问:依你的观点─植物在受威胁或爱、仁慈的情形下,会对人类的思想、情感行为,有所反应吗?

答:是的,非常有意思的是,我们可以测量到不同植物在人类情感关系上的反应。我们为此做了一些特别的实验。我们在一个房间里,要求人们制造不同类型的情绪,然后测量房间里的盆栽植物叶子的能量变化,发现它们因人们情绪不同而有不同。

 

问:实验技术如何应用在植物上?

答:许多年以前,美国期刊发表克里安照相技术显示被切除部分叶子的植物─「幻叶作用」,发现光芒持续维持,替代了消失的部分。后来有许多实验沿用了这个论点。

   包括我们团队在内的几个研究者,都来了解「幻叶作用」,它真的是从植物上面一致且集体发射出非常独特的型式。

 

问:就你的观点,是不是有「智能」(intelligence),也就是我们常说的自然灵、神、仙子、或小精灵存在?

答:我绝对相信在植物之间,有「智能」的存在。但不单一存在于一棵树或一株植物身上,它是在森林、花园出现的一群「智能」。在每一个自然的地方,你都可以感受到这些「灵体」的存在。你可以感觉这些小精灵和诸神集体守护着一大片树林和植物。

    我们在每一个研究步骤里,也会出现高智能的灵体。但我们的召唤不是用来请示经费,或是讨论该如何进行下一步,而是需要更集中精神送出祈祷到更高层面,然后看看发生什么事?

 

问:你的仪器侦测到植物或花朵被用来治疗人们的情形吗?

答:从能量的形式我们可以发现,在人类和植物之间是如何带来正面及负面的相互作用─谁是能量的发送者,谁是接收者;是植物从人类身上,还是人类从植物身上取走能量。

   在人类和环境间相互传达最特别重要的是,我们可以看见上帝的行为,是只有在透过拥抱我们所居住的世界才会发生。

 

问:你的技术如何从地球测到能量?

答:我们的技术已经发展到直接从地球测到能量。利用特殊感应器可以从不同的圣地测到所属能量,去看圣地如何与人们生活相互沟通,它的想法是奠基在能量范围和量子、能量的基础上进行的。

   俄罗斯人的民族性,让我们容易了解新观念。在这个领域中,我们有许多科学家做了这方面的研发。

   在美国,科学家被严格限制在科学研究是如何被组织的架构里。在俄罗斯,从事科学家研究得到的报酬极低,科学家无法依据薪水生活,所以我们可以自由去做、想做之事。因为只拿到少到不行的收入,我们可以组织做自己真正有兴趣的研究工作。

 

问:神在我们周围的每件事之中,自然的显现祂自己吗?

答:祂在我们居住的地球显现祂自己─在地球的每株植物、每朵花里,祂们都是造物主神圣力量的一部分。

   在人类与植物相互连系的情感,也是造物主神圣计画必然发生的一部分。人类可以看见「我们」紧密在一起,那是因为彼此「紧密一体」,创造人类单一有机体的缘故。「我们」,也包含了植物,共同创造一个被称作「地球」的生物有机体。我们可以称它作为一个单一系统,它拥抱了人类和植物。没有它,地球是不可能有生命体的存在。

 

问:研究有生命事物的能量场工作,你曾经在本质上经历一些神圣事件吗?也就是我们所说的「神」或「神性智能」、「高智慧灵体」吗?

答:我们在人类、动物、植物这些有生命的生物能量、生命力研究许多年,毫无疑问的,我们确实与「高等力量」作直接连系。我们做的所有工作,都被「高等力量」带领着,我们有非常多的证据可以显示。

 

关于GDV照相机

GDV照相机的操作者,是根据人体释放微弱光子和电子的刺激,在量子层面操作,然后知晓关于一个人或植物的量子场,和它的生物功能。照相机创造出围绕在手指或植物放在特殊仪器光纤盘的高强度电子场。电子场制造出可见气体是代表围绕在受试物体四周送出的光芒,可以在量子层面得知一个人的身体、情感、精神和灵性状态。

 

跟过去的克里安照相机最大的不同,科罗科夫认为,以生物电子学的技术,一个是脚踏车,一个是宾士,二者都是工具,可以用作输送,但不同的是结果。它最大的好处之一,是可以对癌症做出不同治疗方法标注日期的即时测量,来决定对病人的治疗是否适当。目前已有四十多个国家应用在医疗、心理学、声音疗法、生物物理学、遗传学、法医学、农业和生态学上,不过这些都只是个开始。

    他说,作为了解错综复杂一连串能量场的移动、改变,也包括我们在世界上拥有的,它提供人与人、人与环境,人与植物、动物之间的相互沟通。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可以从改变能量的观点,来重新看待我们的世界,它开启另一个了解生活实相的全新观点。

本文内容辑自:YouTube

延伸阅读:

植物灵魂系列

什么是 能量场

科学证明:思想如何影响我们的能量场

<能量观点>如何让嘈杂鸟儿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