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前,我在香港遇著一位新時代工作的朋友。她帶著一束美麗的花來看我。那束花是我生平見過最美的。花的美在生氣盎然,像一群活蹦亂跳充滿生機的花仙子。朋友很得意跟我說,當她去花店採買時,就在心裡與它們對話:「誰想跟我回家?」。

她說得自然,我卻覺得像極了神話─離我的世界有如天方夜譚!

多年後,我成了能量療癒工作者,不知不覺也成了與植物對話的追隨者。我當植物是家人,但我養得極少。理由是一旦養了植物,不管它再醜再病,我都得學著不離不棄。

我發覺植物與個人的生命信息相連。當你生病,它好不到哪。當你機體健康,它就枝枒活潑手舞足蹈。我不是植物專家,連許多花草名也叫不出,更別說該如何為花草澆水、剪枝、施肥這些學問。但我總依著直覺,真心與植物對話。每天我找時間摸摸盆土,問它們:「口渴了嗎」。剪枝時,輕輕搖動枝幹,問:「誰想下來」。對於要泡的花草葉,採摘後也跟它們輕聲道謝。它們努力的長,我會摸著它們,就像撫摸孩子,稱讚它們。植物與人一樣,喜歡被鼓勵,被讚美。你受益植物平衡你的負面能量場,植物也受益你對它的愛,回報更賣命的成長,二者互為共同體,成了美麗的正面循環。

在嘉義有三個退休校長,在不教孩子以後,投入園藝,甘願做了農夫。我想對待植物有如對待孩子,需要愛心、耐心、毅力,這三位校長一定懂。

英國每日郵報也曾報導,約有半數的英國人習於與植物聊天,認為盆栽植物有助減壓。查爾斯王子也是其中愛好者。據說查爾斯等候三十多年王位繼承不戀棧的背後力量,即是因為寄情植栽美麗的花園。他說:「我就只是過來跟植物說話。真的,跟它們講話很重要。我發現,它們不僅聆聽,也會回應。」

在心裡與植物對話,就像與家人、毛小孩一樣自然。簡單原則你可以依循如下:

***要修剪植物或採摘時,先問:「誰想跟我來」。鼓勵植物與人對話,讓它有選擇權。

***輕拉樹枝,看看是否能很輕易搖下。想下來的植物,會很容易取下。

***手持修樹剪靠近植物時,先掃描整株植物。花幾分鐘安靜,把心態調整到與植物同一陣線,用心感受哪個部分已經準備好要被修剪。

***當不小心多摘一朵花或健康的樹枝,跟它們說對不起。這可以幫自己恢復專注,把速度放慢,活在當下。

***無論是摘花、採果、修整、剪枝、澆花、除草、施肥,記得對它們表達謝意。即使在戶外樹蔭休息乘涼,起身後也跟它們道謝。表示自己已經收到植物回饋的心意。

***去花店或苗圃購買盆栽,選擇茂密蓬勃,擁有健康色澤的植物。太細長、枯瘦、乾枯易脆、軟趴趴、有斑點、被壓傷的,儘量不要。

 

延伸閱讀:

關於植物的靈魂.愛與思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