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咒誦經的科學觀

幾乎在每一個古老民族,都有無數超乎人類語言的咒語(mantra)存在。這些咒語就像符咒靈籤,每個人的想願都有對應的咒語。有些可以對治憂鬱和焦慮,有些可以用來創造財富。

就像鳥兒以歌唱來溝通關於天氣,我們應用咒語的咕嚕聲和音節,也是在創造與自然界的密切連結。

在神聖梵語中的“OM”(嗡),代表的就是“宇宙。當我們聽到這個聲音,就像聽到宇宙迴聲,接收到寬闊無垠的宇宙本質,讓我們再度與浩瀚宇宙聯繫,也療癒身體。

持咒誦經背後的科學意義

從一個層面來看,賀伯班森博士(Herbert Benson)強調禱告具有積極健康的意義,有助於誘發“放鬆“的反應,減少心跳、腦波和呼吸。另一個層面,大衛夏那諾夫-哈爾薩( David Shananoff-Khalsa)相信,唱誦咒語可以藉由舌頭刺激口中經絡且強化。朗吉辛(Ranjie Singe)博士則發現,特定咒語的吟唱會增加褪黑激素,對治療過程很重要。在他著作”強大自我療癒技巧“中,也特別提到某些咒語可以縮小腫瘤和增進睡眠。

其次,自發聲音如唱誦會導致大腦左半球和右半球同步和諧。唱誦有助於讓大腦充滿氧氣,降低心跳,降低血壓,協助創造平靜的腦波。

另外,阿爾弗德.托馬地夫(Alfred Tomatis )博士,曾經以格里高利修道士團(Gregorian Monks)的聲音(如圖),讓受試者的耳朵、大腦和神經系統接受刺激,了解關於聲音和唱誦在科學及醫學上的用途。結果發現特別是高音,會刺激和改變大腦皮質層和神經系統。

有些人認為,誦讀神聖咒語─如果你願意,也可以同時置入神聖能量,實際會造成身體和以太體的頻率振動變化。當一個人向神靈祈求並唱頌一段時間,較高神靈的能量就會編碼在這些吟唱之中。如果一個人生病或身心不平衡,就會經由通過神的能量,編碼在當事人身上來平衡。這原理就如同振動藥物(而不是對抗性)概念,與順勢療法和針灸相同,它也是許多治療方式的基礎,認為包括我們身體在內的所有宇宙,都僅僅是由振動所組成。

與物理超弦理論一致,認為每個事物都處於振動狀態,當我們處於一種自然和諧的振動,我們就會健康。如果身體某些部位以對抗頻率振動,能量就會卡住,然後生病。透過咒語吟唱,可以釋放卡住的能量,重返和諧共振,發生療癒。

 

聲音具有改變細胞結構和分子結構的能力

毫無疑問的,聲音可以改變分子結構。

法國針灸師和聲音治療師法比安·馬曼(Fabian Maman),曾利用克里安攝影術將血紅蛋白血細胞暴露於不同的聲音。結果每一個音符都形成細胞的差異性,造就不同形狀和不同顏色。這清楚地表明,細胞結構和能量是受聲音影響。

 

 

六0年代,漢斯·詹妮(Hans Jenny)醫生進行一項實驗。展示聲音實際上能夠以塑料、板材、液體、水等不同物質所產生。

他將這些物質粉末等放在鋼板上,然後使用晶體振盪器,用聲音振動這些板子。結果這些物質呈現最有機的外觀 – 看起來就像微生物或水底生物。他相當震驚的把這個實驗稱作Cymatics(使聲音看得見)。

日本作家江本勝,發表過一系列有關水能根據外界信息,辨別美醜善惡,從而影響水分子結晶的說法。證實水分子實際上是受到聲音和我們意圖的影響- 這是我們創造聲音背後的能量。潔淨的水有雪花的幾何圖形,污染的水就像是泥巴。當神職人員對這結晶像泥巴的水吟唱,再一次拍照。結果水又呈現雪花狀─這證明聲音有意圖可以使它恢復自然質樸與和諧的形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