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亞歷山大·洛伊德  Dr. Alexander Loyd

研究人員發現,記憶存儲在細胞和大腦中

在過去的50年,特別是在最近的15年,專家們已經證實:人類的疼痛和焦慮症發生原因常常不在身體或環境,它是來自個人無意識和潛意識所看不見的問題,科學界將它稱為“細胞記憶”(cellular memory)。

2004年9月,德克薩斯州達拉斯西南大學醫學中心的一項研究指出,我們的經歷並不只存在於大腦記憶,它也記錄在我們身體的細胞裡。研究團隊相信這些“細胞記憶”才是疾病的真正來源。報導這項研究的達拉斯晨報也採訪來自哈佛大學的醫學博士艾瑞內斯特勒。他說:「科學家認為這些“細胞記憶”可能意味著健康者生與死之間的區別……癌症的發生可能是由於“細胞記憶”不良取代好的結果… …。」

也就是說,癌症可能是由於細胞記憶不良取代好的,細胞內的異常記憶可能會進一步加劇心理創傷,成癮和抑鬱。參與的科學家懷疑,生命後期出現的疾病可能是隨著人們年齡增長而編入細胞的錯誤記憶。即使是那種需要大腦的真正的記憶,似乎也依賴於鎖在細胞裡的記憶。

威斯康辛大學布魯斯利普頓博士在複製人體肌肉細胞以確定萎縮原因的研究中發現,個體的肌肉細胞會根據它們對環境的“感知”作出反應和改變,而不一定是“實際”環境。他進一步發現即使整個人類也是如此。亦即,我們是根據對環境的”看法”做出反應和改變,而非環境本身。這些“看法”即是我們的信念。利普頓博士說,幾乎每個健康問題都源自於對潛意識的錯誤信念。

細胞記憶現象適用在地球上的每個人,它不僅僅發生在生病或缺陷上。不管是潛意識的信念,或心靈問題,植基於人體的細胞記憶就像計算機的病毒,不可能讓人忽視,或希望它不會發生。

這些細胞記憶像是人類強大的硬盤病毒,像DNA一樣傳遞下去。當事件發生釋放的腎上腺素越多,細胞記憶越強,對你的影響就越大,越有可能遺傳給後代。所以影響你的記憶甚至可能不屬於你。代際記憶可以解釋某些家庭不斷重複發生的行為,思想和感覺模式。

綜合上述專家所言,他們都指向同一件事:每個問題的根源都與潛意識有關,也就是我們的細胞記憶。觸發器是我們目前與過去記憶相關的情節,症狀則是“應激反應“。(對各種內、外環境及社會、心理因素刺激所產生的反應。簡稱「應激」。

細胞記憶如何導致生活中的負面症狀

你的身體是由7* 1027 的原子所組成,每一個原子都受到個人思想的影響。每當你有了新的想法,你的大腦就會建立新的聯繫或神經通路。當你經由某事件自動觸發相同的想法或情緒,它們就是來自你第一次體驗事件所連結的神經網絡,我們可稱這些神經網絡就是你的細胞記憶。每次遇到類似事件,都會觸發相同記憶,而且通常你不會有意識地知道它來自哪裡或為什麼會這樣。

挑戰在於,這些大多數發生在自動駕駛儀上的反應,奠基於以往經驗的記憶中。如果你過去有未曾療癒的創傷,不論是來自你自己還是先祖的,你的生活很可能充滿類似的經歷,這種經歷會一次又一次地奠基在你的細胞記憶上。

因此,如果你有一個充滿憤怒的細胞記憶,或恐懼,或低自尊,或數百種其他類似的負面情緒,那些記憶會讓你生病,導致失敗,並破壞你最重要的關係。

根據研究,我們的感官知覺(視覺,嗅覺,感覺等)在一秒鐘之後就消失了。因此,我們在一秒鐘之後回應與我們的感官無關,它與我們的記憶庫有關。想像有二個人在尖峰時段同時在擁擠的公路上行駛。一個人帶著憤怒,一個人表現像黃瓜超級的冷靜。他們處於完全相同的外部環境,差異只有個人內部的東西。「我們看不到事物的本質。我們看到我們現在的樣子。」

如果你的精神心靈找到快樂的細胞記憶,你往往會做出積極的反應。如果它找到痛苦的記憶,你往往會在恐懼或憤怒中做出反應,並在你的生理,思想,信仰,情緒和行為中產生負面症狀。記憶功能很像手機,不斷廣播和接收。細胞記憶向周圍細胞及大腦控制應激反應的下丘腦播放“恐懼信號”。

當細胞接收到該“恐懼信號”,它們不會消除毒素或攝入所需的氧氣,營養,水合作用和離子,而可能會關閉並進入死亡和疾病模式。如果細胞長時間保持這種關閉狀態,它將促使疾病基因的可能性一路飆升。事實上,布魯斯利普頓博士說,這是你生命中疾病暴露的唯一方法。如果沒有發生這種情況,你實際上不會生病,因為你的免疫和治療系統將始終以最佳水平運作。

當下丘腦從細胞記憶接收到恐懼信號,它會打開應激反應。賓果!這是每個問題的開始。當我們的戰鬥或逃跑反應被觸發,下丘腦便充滿皮質醇等壓力荷爾蒙,為我們轉變成疼痛/快樂編程,就需要不惜一切代價尋求緩解。我們除了使戰鬥或逃跑合理化,大腦已經斷開或拒絕理性意識思維,這種壓力使我們生病,疲倦,愚蠢,消極和失敗,幾乎可以產生各種負面症狀。

這一概念對我們有意識的思維在決策和行動中的作用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量子物理學博士威廉提姆對於「意識」和「無意識」的意圖,他說:「如果他們發生衝突,那麼“無意識”每次都會獲勝」。當我們對某件事採取行動,在我們有意識地決定之前一秒鐘,大腦中就會有一個化學尖峰,它規定我們的決定是什麼,並且已經動員身體去做這個動作-在我們的意識決定我們要做什麼之前的一秒鐘。因此,如果我們有恐懼的細胞記憶(你經常不知道),那麼我們有意識的選擇實際上是被我們的程式所強制要求的:我們只是對我們的無意識/潛意識已經決定的事情做出了一個邏輯上的解釋。

這就像我常遇到的:美國是這星球上最富有,最幸福的國家之一。然而,許多人對財務狀況的壓力仍然非常大,他們喜歡將自己與他們認為更好的人相比較。

每當有人對我訴說財務狀況,我會問他們:「你有家嗎?」—「有的」。

「你桌上有食物嗎?」—「有的」。

「你家裡有電嗎?」—「有的」。

他們經常回答,「有的」。

這表示他們經常在擔心一些永遠不會發生的事情 – 即使他們失去一些重要東西,仍然有一個家,和食物可吃。但是,他們壓力的來源是對細胞記憶的內在恐懼,導致他們喜與他人比較,而不是因為真正的安全或生存受到威脅。

愛是恐懼的解毒劑

內斯特勒在“神經科學雜誌”發表的論文指出,透過小鼠腦基因標記物的研究,顯示出電擊可以改變細胞記憶的標記,除了電擊─那就是”母親的愛“了。研究人員發現,一隻舔著幼仔的母鼠實際上會改變附著在幼仔基因上的化學標記以控制它們的恐懼經歷,導致幼崽在一生中出現較少的恐懼,這表明母親的愛足以“編排他們一生的大腦。“

再者,當一個“和平細胞”透過外界影響後,也足以被洗腦成為侵入性的癌細胞,導致失去控制。

可喜的是,研究人員證實,當愛和恐懼可以在細胞記憶水平上進行到測量,他們發現:”愛“則是恐懼最佳的解毒劑。

視覺化練習:消除不健康的細胞

1.花點時間放鬆一下,注意你的呼吸。感受身體觸及的所有部位:椅子,地板或其他表面。讓你的呼吸平靜。

2.如果你知道體內有癌細胞或其它創傷,想像一下它們的樣子。(生物準確性不是必需的) – 你如何看待它們?

3.現在想像自己正帶著足以消除這些癌細胞的工具。

例如,你可以將癌細胞視為塵蟎,將真空吸塵器視為消除癌細胞的工具。請確保消除的力量需比腫瘤細胞更大更強而有力。

4.想像所有異常細胞一旦被移除以後,新的健康組織正在發展出DNA修復和細胞再生的過程。你需要在這個過程停留久一點,然後把你的意識帶回呼吸和現在的時刻。

注意:當你愈安靜的時候效果就愈明顯。一天多做幾次無妨。

取自:

Conscious Lifestyle Magaz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