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無父無母,沒有兄弟姐妹,連朋友也沒有。

梅在公務機關,二十二年如一日的,專門幫忙那些無人聞問的獨居人士,走完生命的最後一程。

梅的工作極其單調,出入場所多是那些獨居亡者的家中,太平間,辦告別式的教堂,還有自己像檔案室的辦公室。

梅總是盡心投入工作,儘可能聯絡亡者久未聯絡的家屬來參加告別式。然而,這些孤獨亡者一如生前孤獨行徑,告別式也常落得僅有梅一人的相伴。

梅不認識生前的亡者,卻透過亡者遺留下來的信物認識亡者,也為他們寫了悼詞。

於是,沒有朋友的梅,與未曾謀面的亡者們,心靈上似乎是相識的。梅在案子結束後,會細心地將亡者照片貼在相本,看著他們猶如與老友對話。

梅對亡者身後照料的行事風格,在公家預算緊縮以後被解雇了。

梅決定在自己經手的最後一次,辦場有人味溫暖的告別式。

[/fusion_text]

梅像偵探辦案,從亡者家中遺留的相片逐一拜訪曾經有過的死黨,情人,獄友,街友,同袍,甚至是十年未曾謀面的女兒,他們都因他的壞脾氣而離散。梅像補破網,慢慢織起亡者生前的人脈網絡,也費心辦理身後事。當梅對亡者女兒滔滔不絕述說他所做,也逐漸勾起女兒對梅的好感。

從來都是面無表情的梅,想到喜歡的女人也不禁泛起一絲笑容。梅決定在赴約途中買個小東西給她。

梅的好運才正要開始,突如其然卻遇上致命車禍。當梅看著倒在血泊中的自己,終於明瞭什麼叫做死亡。

梅自己的告別式無人來參加。

至於他自己為亡者辦的最後一場”有人味”的告別式,那些先前未給答案的親友,後來都在梅的說服下出席了。當十幾個人簇擁棺木,對照僅有神父走在梅的靈車前,梅,更顯得孤單。

梅真的孤寂嗎?

不!

那些收藏在梅相簿裡的主人,那天都不約而同地來到梅的面前!於是,梅有了比任何人更多的致哀與祝福!

活著的意義是什麼?功成名就是為了面子?還是換取虛榮?電影無人出席的告別式告訴我們:即便生時孤寂,生有何哀;即便死時孤寂,死也無悔。當真心投入為自己信念而活,必得靈性世界的厚愛。

[/fusion_builder_column][/fusion_builder_row][/fusion_builder_contai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