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多朋友都很好奇,詢問我在文章中經常提到的「宇宙力量」究竟是什麼?有宗教的、沒信仰的,都可以感受「宇宙力量」的存在嗎?

一般人可能對「宇宙力量」這個名詞感到陌生,對神、佛、上帝熟悉。事實上,「宇宙力量」是科學界對上述無形體較客觀的說法與界定。以台灣最為人知的台大教授李嗣涔做過的手指識字信息場,認為它是超越四度時空的另一種存在,裡面佈滿各種神靈。

在量子物理學家眼中,提到宇宙一切物質根源,是由最細微的次原子粒子所組成。例如我們的思想、念力、信仰的神、佛、上帝,也是屬於次原子粒子組成的一種形態。這些次原子粒子群只有在我們觀察、注意或相信時,才會顯現在我們眼前。如果我們不相信、不注意,它們終究只會像一段波,成為隱形世界的一部分,直到我們發現。

這種神秘的隱密能量,一般稱「靈界」(註),科學家喜歡把它叫做「觀察者」,或「信息波」、「宇宙」、「宇宙能量」,我則把它稱為「宇宙力量」,是對一切高頻率振動、比人類更高智能一切存在體的尊稱。

以我自己頻繁與宇宙力量交流的經驗,多年前的我,也曾經自艾自憐過,懷疑被宇宙力量遺棄了。有一天,我強打起精神,開始想要藉著運動,排除內在的負面情緒。

翌日,我被窗外一陣急促拍打聲給擾醒,是五點二十五分,比我預設的鬧鐘早了五分鐘。我揉眼定睛一看,哦!原來是隻大灰鳥,正用它的身軀努力撞擊玻璃窗。「它想進來嗎?」。好奇心趨使我上前,想要一探究竟。然而,就在我一步步逼近時,灰鳥飛走了。

第二天清晨,鬧鐘未響之前的五分鐘,如出一轍的,我又被噗噗的拍打聲喚醒。不同於昨天的,這次換成一對美麗如雪的大鳥,也同樣在我準備接近時,又飛走了。

第三天同一時間,換成一隻白鳥和灰鳥。不同於前二天的,這次我得以臨幸與鳥兒憑窗對峙,我看到鳥兒眼神儘是充滿完成任務的神氣。

連著三天,連著三組不同鳥兒,權充我的定時鬧鈴(儘管都同時比預設的鬧鐘早了五分鐘),我開始正視起宇宙力量無所不在,無所不能的事實,內心充滿無比溫暖,也對第四天宇宙力量會派什麼信差前來,充滿期待。

結果,我不再遇見鳥兒,第四天我是被耳邊一陣和煦微風吹拂所喚醒。

那一年,宇宙力量特別青睞找鳥兒與我連結。有一回,我正在做諮詢,個案朋友正流淚訴說她照顧自閉症兒的愧疚與無助。突然間,窗外也是響起鳥兒撞擊窗戶的聲音。不同於以往的,這次鳥兒似乎堅定地想要進屋,我與朋友看著這一幕,有點不知所措。最後,我終究還是沒讓鳥進來,卻接收了以下信息:自閉症兒需要一隻鳥兒的陪伴,最好是隻鸚鵡。

後來,我輔導一些個案朋友,也會提醒他們留意宇宙力量留下的各種信物(或信息)。就像前面說過的─當你開始觀察這些高等頻率次原子粒子群的存在,祂們就會顯現在你面前。

於是,有人發現與宇宙力量連結的信物是「健走時鳥兒的陪伴」;「在路上經常撿到錢幣」;「連二連三在路上看到玫瑰花瓣」;「看到時間數字經常同分同秒出現,例如12分12秒」;「想要購買的東西常常留有最後一件」;「打掃時常看到水漬化成愛心圖形」。

量子物理學家威廉.提勒(William Tiller)說:「在我的思考模式裡,所謂的『觀察者』就像機器裡的靈魂,它像是駕駛汽車裡的意識,觀察四周,並從周遭世界收集各種線索進來。」

宇宙力量經常藉由自然界,透過非言語的教導,供我們微察。如果我們把心安靜下來,在意識層面留意周邊許多信息,每天確實可以活在與萬事萬物同在的微小幸福裡。

(註) 此處靈界泛指高頻的高靈(例如神佛),與低頻的低靈(例如阿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