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哪裡來? 要回去哪裡? 當我愈能釐清「我是誰」,感知自己從過去,現在,到未來,就像條緜延不絕的靈魂演化史。

當我從四腳動物進化到人類,心性也帶著人類慣有的自私、貪婪、執著、復仇、恐懼、嫉妒。靈魂國籍橫跨各大洲,涉及古文明,宗教遍及基督教、天主教、回教、佛教、印度教…..。宇宙法則得以讓靈魂在每一次轉世,精準的將前世記憶淨空,讓我重新歸零(做人)。似有意又無意的,祂們都會巧妙的在夢裡、在深度靜心裡留下「線索」。經過多年以後,我得以將這些信息拼串,了解那個在地球上已經旅行好久的「我」,究竟該如何學習「人道」。

於是,當我知道愈多,自身的潛能也跟著被喚醒。往好的想,這可能代表我興趣廣泛;往壞的想,這也表示我的內心暗黑面都想傾瀉而出。如果我的靈魂真的已經好老了,那麼我對地球的留戀,仍是對「人」充滿好奇。這樣的特質可反應在我從小對呆板的學習生涯,總顯不耐。一方面,我又對所有新奇事物,常會不自覺睜大眼睛深怕錯過。正因為好奇兼具冒險犯難的精神,常常為我換來鮮血淋漓的代價,甚至賠上自己性命。

我畏縮了嗎?不,我還是把地球當成是有趣的生物實驗場。我生生世世的旅行,靈魂得以從中不停修正。我珍惜做「人」的經驗,每一次的省悟,我把它當成NG,亦或謝幕以後再次重演。

當老靈魂確是很辛苦的,累生累世得罪的人如過江之鯽。比方說,生病的機會特多,這可能只是出自一個跟你擦身而過的陌生人對你投射出的「無意識波」。即使兩人今生不識,陌生人的「無意識波」仍記錄他過去前世對你的復仇密碼,只是不巧被你遇上了。

我喜歡「看」人。別人看的是外表,我常不見覺地「看」到他的內心。老靈魂唸古詩,讀偉人傳記,聽不知名的古老旋律,心理常有說不出的歡喜與憂愁,他說不出所以然,旁人形容他叫情感豐沛,多愁善感。老靈魂容易對人、對事、對物流露更多情感,看到某個人特別舒服,聽到某件事起了嫌惡,偏好收藏某個年代、地方的古物,也會流於執著─他人總是分不清楚,一個人何以哪兒都不去,單單去了尼泊爾走了十趟仍不厭煩。老靈魂的生命刻痕比常人更多,更深,他需要在那些不知名的情感中釋放。

老靈魂的情緒商數不見得比年輕靈魂高。佛家說:「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老靈魂未能覺察一念成佛之道,執著心性有時被困住一、二千年,生生世世依然帶著習氣不知悔改。有時,上天匠心獨特的,教沈重的老靈魂「委身」在年輕靈魂家庭,學習他們的輕快,欣賞某種的「膚淺」。上天深知,老靈魂最欠缺的,或許就是─寬容。寬容自己做過的錯事,原諒家人因粗糙表達所造成的傷害。

老靈魂有時也被安排在一家都是老靈魂的家庭出生。例如今生的父親、哥哥、弟弟。弟弟是老靈魂,哥哥是他前世的師弟,爸爸是他前世的徒弟。這樣的安排教父子三人,得以學習從相斥到妥協、欣賞與尊重。今生的倫理秩序,常挑戰前世靈魂最深處的權威。老靈魂不一定比年輕靈魂懂得「做人」,他們往往有莫名的驕傲,不服從現實社會權威,格格不入。

老靈魂不一定會記起生生世世的身份,我不會刻意追求。我在乎對前世的認知有何意義,如何修復累生的傷痕。做老靈魂有趣的是:就像寫程式找Debug(除錯或偵錯),不經意發現問題,再不停探索與解碼,在往返之間,也擴展到「大我」的世界觀。我會自然的關心非洲饑荒,歐洲疫情,亞洲洪水,美洲颶風…….。我知道,在世界的每個角落,都住著累生累世的家人們!

老靈魂喜歡追求永生,有時也會忘了做「人」。老靈魂需要學習與辨認出:那些在富含維他命與均衡飲食,規律運動,充足睡眠,歡樂與愛之中所隱藏靈性智慧的教導,唯有給予肉體與精神上的活力,才能明智看待靈性。

擺脫所有來自實相世界的自以為是吧!忘卻你的身份,你的年齡,你的財產,珍惜與美好事物的緊緊依偎,唯有擴大「愛」,學會知足,過簡單生活,才能得以在臨終無慮的回「天上」報到。別再說靈性世界你有多少「功課」未竟,上天早已透過「對不起」,「請原諒我」,「我愛你」,「謝謝」四句箴言,教人從前世穿梭到今生,有了贖罪、寬恕、給愛的機會。

老靈魂在地球歲數大了,兼具無數的習氣與美德。記得將聰明轉成智慧,學習記性與忘性的相容:忘卻悲傷,縮小問題,擴大美好,每天帶著新生兒的好奇看待世界。這樣,老靈魂的習氣才會逐漸化散,多了赤子之心。知道天使為什麼喜歡孩子?對了,就是赤子之心。

哦!親愛的朋友,關於你好奇我那有多老的靈魂,我早把它拋諸腦後。我知道現下做人最要緊,心理年齡既然影響生理年齡。如果你問我,我只想說 :「我的心理年齡跟你一樣年輕!」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