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量子物理學的觀點,地球本身不僅是一個能量場,我們的身體、心理、器官、甚至每一個細胞本身都是一個能量場。這些能量場常常隨著我們的想法、飲食和生活方式的更改而擴充、縮小、或改變。

什麼是能量場?如果依每個民族、文化的特性,光是能量場的解釋,可能就有近百種之多。在西元前六世紀猶太神秘學派卡巴拉(Kabbalah),指出每一個人張開大約是二手臂的長度,有一個蛋形的虹光環繞在每一個人體周圍,最為人所熟知。透過特異功能人士的眼睛掃描,或蘇聯克里安照相機的攝影,可以很清楚看出能量場顏色的強度、濁度、位置,以代表個人當時的心理狀態、情緒、動性、健康及其它各種狀態。

在印度修行者的眼中,人類除了第一個身體是屬於肉身體,需要食物不斷滋養以外,還有肉身體以外的六個身體。由內而外分別是:以太體、星光體、心智體、靈性體、宇宙體、涅槃體。每一個較低層的身體都是在為較高一層的身體工作。所有透過肉身體感官所接收進來的事物,都必須要轉換成更精緻、細微的形式,才能為第二個身體工作。第二個身體必須再轉換成更精細的形式,才能為第三個身體工作。

所以第一個身體純淨、輕盈,那麼便可以輕易進入第二個身體─以太體,也是一般人常簡稱的能量場(體),或情緒體。以太體可以不受肉身侷限,可在肉身之中,也可在肉身以外,它摸不到,看不到,屬於一種能量氛圍。卡巴拉所指的蛋形彩虹光,便是指以太體。也有人把它稱為普拉那(Prana),或是中國道家所說的「氣」。一個會產生恐懼心的人,以太體則會萎縮。

如果你去接近一個以第一個身體為生命中心的人,由於他們「生命的目的」只是為了「生存」,身體成了一個吸取者,極為粗糙,當你去接近這樣的人,通常你會很快感到筋疲力竭。如果是以第二個身體為中心的人,當你靠近他們時,你會覺得自己充滿生命力,像是充過電一般,活力無窮。

在蘇聯的科學家也曾發現,在人的肉身生病的前六個月,人的以太體就已經生病了,在這段時間,你做任何的身體檢查都檢查不出異常,可是在以太體卻可以出現癥兆,疾病在六個月以後,才會出現在肉身上。一位不願具名的物理學家曾說,疾病常會復發的原因,便是因為現代醫療只治好了身體層,然而疾病事實上是一種層次感染效應,會先影響到氣狀層再到達肉體層。因此療效如果要持久,至少要從以太體著手。

所以有過靈性體驗的人,會逐漸感到身體能量層的精細變化,就像剝洋蔥,一層一層的褪去,身體也愈來愈輕盈。多年來研究能量場的美國內科醫師李察.吉伯(Richard Gerber)認為,能量場中的每一層都是下一層的模板,當心識所影響的頻率振動範圍愈大,那麼治療及重整身體的力量就愈大。這與中國道家所說的練功師父,或是武俠小說筆下的輕功者,一躍可以飛上屋簷,與印度所說的能量中心輕盈的變化,都是同樣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