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發生在我能量工作中的真實故事,結局始料未及。

而這一切,宛若蝴蝶效應:一隻蝴蝶僅僅在一個大陸拍動翅膀,卻在幾週以後連帶在另一塊大陸引起超強颶風。

事情發生在2020年,故事主人翁來自英國小鎮。他寫給我的信是這麼說的:「我居住在此地已經快15年了。會來這裡是因為工作的關係。我曾經担任銀行主管,之後因為家庭因素而離職,後來的幾個工作雖也在銀行,都只能做到助理。我想瞭解是否還有機會再回來擔任主管,想聽聽妳的看法,謝謝。」

通常我接到這類朋友來信,約略會分成二大類。一是懷才不遇 : 遇到不對的人,或是去到不對的地方。二是時不我予 。

對前者,我會清除對他們不利的負面因素。如果是後者,我則傾向轉移事業重心,協助儘早發展第二專長。

而依陳先生寫給我的當時已四十好幾,輾轉換了幾家銀行。現在這家進去還未滿二年….。我從能量場鑑定得知: 他是屬於二大類的綜合型。既遇到不對的上司,也時不我予。我一面默默改善他們之間關係,一面也協助他發展副業。

我與陳配合幾次,一方面他需要調節身體,另一方面的重心當然還是改善他與上司A的關係。在我眼中,陳誠實正直,不擅長官場文化。他的上司A恰好相反 : 擅鑽營,取巧,投機,甚至可能已經”勾搭”上高層,來確保仕途。

簡單來說,就是不對盤的二個人。

陳既不受A的重視,還眼看A的核心幹部與他一搭一唱。陳心裡很清楚,A是刻意讓他坐冷板凳,外加有意無意的找碴,看陳是否能主動離去。

陳與A難以相處,簡直度日如年。他最終在A又一次找碴中忍不住提出辭呈。

從A不善待陳,讓陳待不下去,到現在陳終於要離開,或許這樣的結果迎合了A的心意。但殊不知這蝴蝶效應引發的連鎖反應,才剛要開始。

陳的辭呈依慣例呈到總行人資主管K手中,未料引來關切。

K打電話給陳。原來在A組織團隊之初,K曾與陳短暫會談,他對陳的印象良好,還因為陳來自台灣–K兒子在台灣唸書時曾受到當地的熱情照顧。儘管陳年資算淺,或許是基於某種回饋,他打來關心了。(ps. 在能量場解讀的意義是二人都屬正直,以吸引力法則而言 ,是物以類聚)。

二人在電話孰絡起來,也可能是心情放鬆,不知不覺中,陳一時鬆口向K透露,上司A跳槽到此間已經挾帶前東家客戶的情事,這在金融界是不被允許的。

陳告訴我這事時,我替他捏把冷汗:「K萬一跟A或A的上司友好,那陳的透露,反而會陷自己於不利了。」

事後,陳心虛的問我:「我告訴K之後會令我難堪嗎?」他說當時不知哪來的勇氣,舉發他上司難免擔心自己”吹哨者”的際遇。

暗地裡,我可不得閒,我擔心A知道以後會對陳使小動作….,我得趕緊幫陳做點事:請求靈界加強保護/ 請求能讓陳在離職以前全身而退。

二天以後,陳來信告知總行似乎已經著手調查。因為

「星期三中午我到辦公室,A的心情滿好的,還有說有笑(但聽說在早上被約談了)。

星期五下午,我任職分行的人事部突然E-mail到我的私人郵箱,告知我當天下午一點去公司交回筆電,公司手機,然後要我正式離開公司,但是會依法多付我2個月的薪水。我馬上把這消息告知總行的K。

二天以後,K打電話給我,他說我部門其它同事被約談都稱不知情,也不承認看過”那些檔案”。他現在在等兩個星期內部調查以後,看蒐集證據情形,再決定是否把此事上呈到金融當局。

今天星期一,總行人事通知我分行人事部: 正式駁回我的離職信。他要我從今天開始去休假。等休假回來再去幫其它部門做事,之後再繼續看有沒有適合我的職位。

好戲劇化!」

也就是說,陳告密者的身分不僅提前離開令他不悅的環境,他也不需離職,甚至”到了可能利於發展”的部門上班。

陳在休假一個星期以後,返回新部門。他說:「聽說我前部門同事(不是A的核心分子)已經在前二天被迫離職,當了A的待罪羔羊。這二天透過我跟A共同朋友S得知,A說我是大壞人,恩將仇報,過河拆橋…現在連CEO也自身難保…。」

看來,總行著手調查此事的層級不斷升高。這CEO過去跟A”可能”有不法利益輸送,現在也正被著手調查。

我在協助陳的這幾個月中,身分僅僅是協助者-協助他剷除路上石頭。至於他最後是如何抵達?我只能暗地做,然後靜候一旁。

幾天以後陳做了夢,夢裡出現一位過去賞識他的主管,悄聲說A就要被銀行裁掉了。

陳在我眼中,不算是高敏感族群。然而在這敏感時期,也難免引人多了些許期待。

在我下次跟陳見面時,陳告訴我:「總行決定結束此間分行,僅留下少數員工處理善後。其餘大多數都會依規定辦理資遣離開。」。

我以為陳在公司不到二年的年資,應該他是屬於那”大多數”得另謀生路的員工。幸運的是,半年後他稍來消息,得知他其實是成為那”少數”留下善後的同仁(至少還沒有失業)。

陳曾經問我:「這算是業力的引爆嗎?」

這是個好問題。大多數來我這裡的朋友,舉凡跟人存在問題者,都會想了解「是不是我前世做了不對的事,才有今生的果報?」

通常我在處理這類問題,暗的來說,我確是協助化解二人從累世到今生的負面連結。但明的來說,我幾乎不跟當事人提”業”這回事,只求當事人如何具體應用吸引力法則來尋求今生的和解。

陳也不例外。他與A之間的確存有多世情仇。不過讓陳知道此事並無意義-畢竟陳從過去到今生都是被”欺負”者,讓他知道也使不上力,並且也不存在「陳過去做了對不起A的事,所以A今生來求果報」的假設性說法!

如果說,「業」就像你的每一個作為,有一個相等的結果回應,它是組成因果關係的元素,每件事在個人生命歷程及他人遭遇中,都受到過去前世自己行為的影響。以維基百科所定義的「」,指的是這個後果不一定要在今生生效;它可能只在來世表現出來。而好的意圖和出於善念的行動,會有助於好的業和更快樂轉世,惡念和惡行則有助於惡業和壞的轉世。因此,「業」像種子,因著不同的業力型態,有的經過幾天,幾個月,幾年,甚至幾百年,在它結成果實以前,將歷經不同時期的風霜雪月。

我們生活中有許多大小事,有如手中的風箏,大多可以經由自由意志決定,是可以拉線掌控的,無需將過錯全部推諉給”業力”,交由宗教性靈尋求解脫贖罪。就像有人哀嘆子女對他反目,從不知是說話態度將親情愈推愈遠;有人衛生習慣不良導致生病連連,卻總是牽扯祖墳風水;有人抱怨先生愛外邊女人,殊不知邋遢不修邊幅對婚姻的殺傷力很大…。

「業力」的發生,並非是「一報償一報」的建構在報復的基礎上。每次「業」的發生,都在使人學習與成長,將現有狀況做適當調整,修正過去所犯的錯誤。

因此,就陳的故事來說,牽扯”業力”事小,是上司”修為”事大。

一切的根源,起於「起心動念」。如果A討厭陳,但仍然可以善待他; 如果A當初沒有做不法之事; 如果沒有上梁不正下梁歪;如果當初K的孩子在台灣做交換學生不如意….,有許多的可能….,我想答案都可能走向另一個版本。

而陳動了心念待不下去,僅僅是駱駝上的最後一根稻草,要壓垮只是早晚而已。

陳不諱言此事讓他自責,沒想到他個人的辭職,最後演變成銀行關門,造成近百人(家庭)失業。

我勸他想開點:「 一個看似壞的決定,是在為所有做錯誤決策的人急踩煞車。一切建設始於破壞,在不得不的破壞之下,新的公平正義才能於焉誕生。」

畢竟,人在做,天在看。

(註1)為保護當事人,本文中的人物已小幅修改身分。
(註2)本案例全程以遠距做療程。

 

延伸閱讀:

如何改寫18年頭痛患者的服藥記錄

宇宙力量的療癒之道 

靈療力.愛與鑰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