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餘年前,我從職場退下來,不再做出版人。我檢視自己:除了那身別人看不見的靈療底子,我還擁有什麼?

那時,常常一人坐在映著月光的窗檯邊。有一天,我像往常一樣,又在靜靜療癒自己,也看著飽酣熟睡的稚子。突然一個聲音在耳邊響起:「你該為兒子一起做治療的!」。我被這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一跳。但我鎮靜的告訴自己:「如果這真是神給我的啟示,請給我個徵兆!」

這是我初次在無形老師的教導下,展開我的療癒師旅程!

當時,我一面為兒子做治療,一面靜靜看著我眼前的燭光。黑夜中,燭光與燭影娑婆起舞─它是如此的溫柔。我是如此忘情的看著它。

就在我已經忘了先前要求給“徵兆”,準備吹熄蠟燭之際,我卻被眼前這一幕震懾了。

那燭油順著柱身往下溜滑,不自覺的竟然鑄模出一根鑰匙!

我知道:當個人在內心安放特殊位置給自己指導靈、靈性老師,祂便會以你能理解的方式與你溝通。而這些,並不足與外人說矣!只有你自己能夠辨認。

那根蠟燭鑄成的鑰匙,對我的意義,就像是從實相世界走入靈性世界的許可證!

我一路走來,驚濤駭浪是必然。但靈界老師總是勸勉我:「眼淚不能白流」。

這些年來,我看著許多朋友來此─成為他們回歸正常生活的秘密武器。我樂此不疲的,我知道:靈性教導永無止境,也永無藩籬!

下列的故事分享,是我慎重邀約的個案故事。

個案女主角聰慧、純真,我欣賞她對生活抱持樂觀正面的健康態度。她在信裡提到:”特別是你以治療為重點,注重實際的結果,而不是以感受為重點。我覺得你這個理性特質很明顯!”。她看待我的靈性療癒特點,正是我努力的方向!

以下分享文為保護女主角隱私,做了小小修改。但無損我與她互動的真實性。

很謝謝她給我這個機會。當啟動療癒時刻,即是我與個案間共創生命奇蹟的開端。

祝福每一位閱讀此文的朋友!

              

我跟詹老師的緣分持續了六年。在她的幫助下,這六年中的兩個重要關卡我都順利度過了。詹老師是專業的靈療師,人生中過不去的難關,或是身心靈嚴重受傷的時刻,她都能提供及時的救助。她是靈療界中的急救外科醫生。

 

當指導教授要求我放棄學業…

2010年,我在加拿大求學,與系主任很要好,他的每堂課幾乎都修了。我認為與他有相當的默契,他當我的指導老師是未來必然的發展。沒想到當我通過資格考,他卻找我到辦公室懇談的一番。他告訴我,雖然我通過了資格考,但是通過的成績並不漂亮,他認為我沒有研究的才華,勸我放棄學業。

我被這個談話深深打擊了。

因為他是我認可具備學術實力的老師,也是我確定很關懷我的老師,也是我心中理想的指導教授人選。他的否定深深打擊了我的自信。

我不知道要如何繼續異國的留學生涯,我感覺整個系上與學校不再有可以相信依賴的人,加拿大成為汪洋大海,而我在其中沒有一根浮木,我無法在這種狀況下繼續學業,於是休學回到台灣。

 

被否定後,我的心生病了…

我的心生病了,我變得很容易驚慌,很沒有自信,我變得畏畏縮縮。身體也受到影響,我變得容易腹瀉,食物無法消化,胃脹氣,有時也會嘔吐。

而我沒有很多時間可以在台灣調養,半年之後我必須回到加拿大繼續學業,而回到加拿大時,我不知道該找誰做指導老師,也不知道要如何面對系主任。

 

與詹老師的緣起…

我向上帝祈禱,祈求祂指引我找到適合的靈療師,我知道我需要靈性上的深度收驚。我在網路上看了很多資料,找了很多網站,直覺詹老師的調性是很正派,觀念與我契合,於是我預約了她的療程。

初次見面,感覺她是一位很有氣質的美女,具有典雅的知性美。再跟她談話,發現她的理性思維很突出,做事很有條理步驟,講話邏輯性強,不會閒聊只講重點,與她多次治療相處之後,發現她有著醫生的心腸,嚴肅冷靜的外表下,會關心你的健康,會關懷你的人生發展。詹老師完全是一個靈性醫生,在她眼中你是需要幫助的人,而不是顧客。所以,她不見會照顧你的情緒,對你說溫柔的話來取悅你。她甚至會在治療之後,告訴你一些不是很順耳的注意事項。可是她會給你很精準的幫助。她是一個靈性外科醫生,她不是心理輔導老師。她要給你的是確確實實的幫助與醫治,而不是讓你感覺舒服。她的目的是要幫助你,讓你能從她那裡得到利益,而不是希望你成為她的回頭客。

 

重返求學之路

跟她做了四次的療程,這四次的治療拿掉我八成的驚恐。我的心平靜很多,剩下的兩成是我能夠處理的範圍。如果沒有詹老師幫我處理掉八成的恐懼慌張,我無法繼續學業。我帶著對詹老師的感謝之情,重新回到加拿大。

很幸運的,有另一位老師願意指導我,我們合作也很愉快,他很欣賞我,在我極度沒有自信的狀況下,沒有他的鼓勵與支持,我真的沒有信心可以走完整個研究計劃。於是就這樣有驚無險地來到2016。

 

系主任因故取消口考

2016年我完成了論文與實驗,已經準備好口考答辯,我的口考委員也都一致同意,口考日期也都敲定了。沒想到,系主任居然取消了我的口考,理由是,我的論文不符合系上要求,而這個“要求”自然沒有明文規定。

我實在是太震驚了。口考被取消,而我的口考委員無可奈何,因為系主任有這樣的權力,他們無法反駁。系主任的理由是,我的英文寫作沒有達到要求。我很生氣,因為所謂的“英文寫作”並沒有一個客觀的標準,他要我及格我就及格,他要我不及格我就不及格。

 

展開遠距療癒

但是,我又有何辦法?他有這權力,而我必須低頭,不管用怎樣的方法,我必須拿到學位。於是我又找了詹老師,跟她報告我的處境,問她是否能提供協助。於是我跟詹老師展開了遠距合作,在她的幫助下,我找到一位很專業的英文編輯,編輯與我連夜趕工,把整份論文全部重寫一遍。詹老師也教我方法,讓我與系主任在靈魂層次取得和解,詹老師說明我與系主任的前世因果,讓我能夠體諒他。於是我能夠帶著愛去面對他,也因為帶著愛,所以才能和解。

2010年,在身心靈嚴重受傷的時刻,詹老師的治療拿走了我的驚恐,給我深度的療癒,讓我有勇氣重拾異鄉的學業。2016年,原本是過不去的關卡,因為詹老師的幫助,免除了我對系主任仇恨的可能性,讓我能跟他和解,最終也找到貴人編輯的幫助,順利畢業了。

很謝謝詹老師,人生中重要的兩個關卡點,因為有你的幫助,我順利度過了,沒有你我真的過不了。真的很謝謝你,謝謝你,還是謝謝你。你是非常有實力的靈性醫師,其實寫這份心得我很猶豫,因為我希望你不要太出名,否則日後很難跟你預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