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津端修一,是日本建築師,參與的「高藏寺新城計畫」曾獲得日本都市計畫學會石川獎。退休前曾是廣島大學教授、名城大學教授。在台灣也曾參與淡海新市鎮規劃工作。修一爺爺會引起我的注意,是因為榮獲日本文化廳藝術祭最佳紀錄片大獎《積存時間的生活》的緣故。

也被喻為日本集合式住宅先驅大師津端修一,與其太太英子長年隱居在日本新藏寺新城一隅,仿效其師安東尼雷蒙德的木造住宅所建成。景院庭色一年四季景緻萬千,庭園栽種近百種蔬果。據說曾吸引不少媒體登門採訪都遭拒。

此紀錄電影的難得,即是在於新聞工作出身的日本導演伏原健之三顧茅廬之後,始點頭同意所進行。

90歲修一老爺爺對生活的真,87歲英子老奶奶對先生的愛,兩人加起來177歲數看似平凡的生活,舉手投足都自然流露對生活虔誠與樸實的謙虛。就像爺爺常掛在嘴邊說的:「我已經90歲了,想盡可能珍惜自己的時間」,即使貴為高齡長者,仍無時無刻想著愛.關懷.與奉獻…。

記錄片中最令人不捨與感動的,是身為記錄片男主角的修一爺爺,在拍片過程中倉然而逝,但記錄片依然持續刻劃爺爺過世後家中大小事的生活,英子老奶奶如何堅強又孤寂走著未竟之旅。二人以身教為我們所上的生命課程,能不動容者幾希。

 

《後記》

伏原健之 導演:「就是他了!」我決定要說個不一樣的故事。

2014年1月,第一次與修一先生通電話「如果是採訪請恕我婉拒」沒想到得到這樣的回應,於是決定前往津端家登門造訪。當時覺得津端夫婦彷彿童話人物一般,而這個家簡直是奇幻世界。當天修一先生跟我講了許多話,臨別時還說「我們倆是蜜蜂,所以還在冬眠」這樣有趣的話。我從事新聞台報導工作,不時會聽到有關老年的負面消息,但他說「人生是越來越美麗」我心中突然有個念頭,「就是他了!」我決定要說個不一樣的故事,終於在寫到第4封信後得到了回覆,「我們願意協助」。

拍攝工作並沒想像中順利,修一先生老是閃避鏡頭,英子女士則不經意會遮住光源。津端家上午10點和下午3點是茶點時間,中午又是午餐時間,讓拍攝工作受到限制,最後劇組索性圍著餐桌陪他們午茶、用餐,攝影師村田既無奈又好笑,只好將攝影機放在桌上拍。就這樣2年下來、拍了400多卷影片,其中大半竟都是「好吃、好吃」的讚嘆聲,這也太酷了吧!由於攝影師很會哄人,常找修一先生談話、交心,宛若師徒一般,也常幫英子女士更換燈泡、家電配線,終使拍攝工作在1年後,有了突破性的進展。

2015年6月2日,突然接到來電「今天父親去世了」,我立刻趕赴津端家。先走一步的修一先生,仍像從前午睡的樣子。望著他的容顏,我默默地跟他允諾,一定會將他的理念和故事傳達下去。

修一先生生前大半時間,都會待在他的小工作間。裡面留存大量資料,包括論文、設計圖、信件影本、日記、通訊錄,甚至每天的食譜和手作培根的製作方法。我循著這些紀錄、尋訪修一先生的足跡,甚至遍佈東京、千葉、神奈川、大阪、福井、廣島、佐賀和大分,與許多人進行訪談,為電影的深度廣度有所加乘。

2016年1月,電影進入剪輯作業。剪接師奧田在400卷影片中,將那些轉瞬間的美好畫面串連起來,像極了魔術師,他更提出「小鳥飲水台,請慢喝!」畫面,讓電影生動不少。就在樹木希林女士旁白工作結束前一週,我們決定重剪、加入大量水果畫面,以「成就果實般的豐美人生」概念為電影命名。電影上映前,我接到英子女士的來電,電話另一頭的她,似乎流著淚向我道謝。我想,修一先生會微笑欣慰地收下我們努力結出的這個果實吧。

取自〈積存時間的生活〉官網

***延伸閱讀:

當九十二歲老中醫,化身為拾荒老人…

愛,如何讓文盲阿嬤成為工程師…

歷時75年的研究:如何造就幸福與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