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年裡,我常碰到生活歷練比常人精採的女性朋友。家境不好自食其力的、離婚後轉性的、育有二名不同姓氏孩子的,在面對愛情,她們常說的一句話是:「像我這樣條件不好的人…」。

我的朋友A,她是中部知名的鋼琴老師。她在離開個性不合的先生以後,一個人獨立扶養二個孩子。在偶然機會與國中同學相遇,進而相愛,但是在論及婚嫁時,她裹足不前,耽心男友家人無法接納她的過去。貌美的她對我說的第一句話是:「像我這樣條件不好的女人…」。

我那住在高雄的朋友B,她與前夫育有三個子女。這三個子女除了一個子女正常,另外二名雙胞胎皆罹患唐氏症。離異後,正常的孩子歸她前夫;二名唐氏症兒歸她。瘦弱的她得常常一個人扛著粗壯孩子來來回回就醫,不見她喊苦,也不向家人求援。回復單身以後,她忠於自己,成了女同志。我跟她見面時,正巧她跟女友分手。在面對愛情的態度,她也是脫口而出的說:「像我這樣條件不好的人…」。

我的朋友C,則是在先生外遇後與他離婚,扶養二歲孩子。她寄情工作,努力用工作表現讓家人刮目相看。不意竟與已婚主管擦槍走火磨出真感情,有了結晶。她知道拿掉孩子容易,但是她執意做出無比艱難的選擇─留下孩子冠母姓,與冠夫姓的孩子三人住在一起。她無奈的對我說:「我當時因為先生外遇痛恨第三者,沒想到自己也成了第三者。」懷孕時她選擇隱暪家人,公司方面她保持緘默,接受無數疑惑的眼神,沒有人知道誰是孩子的父親。她說:「我無意成為第三者,但我有權做孩子的母親。」

這些年裡, C早與孩子的爸爸劃清界線,那意外得來的孩子也早被家人接受。唯獨面對感情,她脫口而出說的也是:「像我這樣條件的女人…」

我的朋友D ,長得眉清目秀,在台灣數一數二的宗教基金會上班,靠著微薄薪水獨力扶養罹患精神疾病的母親,及慢性病無法工作的哥哥。我問她,想不想交男友,找一個真心相愛的人一起分擔。她搖搖頭篤定的說:「我同事早跟我說了,要不是我條件不好,不然早就介紹對象給我了…」

世俗的價值觀,將好條件女人的定義推向了:身材姣好,年輕貌美,學歷好,家世好,脾氣好,溫柔體貼,會做家事、會社交…等。至於與“好條件女人”相反的,則是家庭背景複雜的,有小孩的,歷經風霜的…。

親愛的朋友們,當我們選擇一條不同的道途,真誠面對自己之時,可不可以也請我們跳脫世俗道德的評判標準?相較那些外人的矯情勢利,可不可以多擁抱自己的善與美多一點。

別再管外頭對我們評定的是是非非了。至少我們夠真,夠好,對生命負責。至少我們是個好母親,好女人,正盡職的扮演好我們的角色。那怕生活有負於我們,但面對生命的勇氣,也絕非千軍萬馬所能阻擋。

關於愛情,那已非外在條件匹配等值所能論定。如果有人因而嫌棄我們的“條件”。請記得抬頭挺胸告訴自己:是他們眼中庸俗價值觀,配不上我堅韌無比的勇氣。

別再管我們臉上那些與日俱增的皺紋,數也數不清的白髮了。那裡頭有我們值得驕傲的刻苦事蹟,那怕它只是拿一個女人的青春做為交換的籌碼罷了。

親愛的朋友,世俗定義可以說我們條件不好,但有一天當你準備離開人世之時,至少你可以坦蕩的對自己說:「我問心無愧!」。映照於那些一輩子不敢真誠面對自己、畏首畏尾的人們,我們便該為自己喝采。

所以,可不可以多給自己一點掌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