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發生在我至親的故事。我姑且叫他”方城”。

方城多年前曾與三五好友相約做自助旅行,行程之一即是當地曾以關政治人物著稱,現已轉型為觀光景點的監獄。

方城出門在外向來謹慎,當我得知他的行程並沒有多做聯想。因此當他在電話那頭說”出事了”,我還不以為意的以為就只是皮肉傷而已……。

方城因”出事”提早返家。他在撩起褲管時我看見腳上被縫了幾針。他外表看來無礙,只是當我望著他,看他因為事故在一夕之間變得成熟而感到陌生。他眼神中帶著驚懼,驚魂未定喃喃的說著:“我不想活了,我看不到未來……”。

我從方城口中還原事發現場,得知出事前他們剛從觀光監獄出來。前一晚因熬夜打橋牌,精神有些不濟。當時,他一面騎著租來的機車,一面想著裡面的情景,禁不住同情起他們的遭遇。

方城騎車刻意放慢車速,車子卻突然像被加催油門急速前進,他下意識握住煞車,無奈車子卻像無人駕駛努力地想朝前方水泥牆撞去。

方城情急之下只好連人帶包包一躍翻飛。大約在失去五秒意識以後,他已經趴在地上,無助的望著那半毀的機車,全身骨頭像被重新組合而發生劇烈疼痛。

會發生這場事故,方城認為是機車臨時出狀況。但是,當機車被送回車行反覆檢測,又被確認煞車與油門的正常。

這是怎麼回事?

方城出事後第三天,我協助做能量治療,才發現事態遠比我想像嚴重。他外表看來僅受皮肉傷,如果以能量場觀點探究,他手腳有多處(醫院檢查不出)潛在性扭傷,傷口雖然擦了藥,也吃了消炎藥,但受傷細胞處的發炎蓄勢待發,頸椎與胸椎因大力撞擊累積過多負面能量而隱隱作痛。

我在他大腦區做的能量檢測發現,他的頭痛、噁心反映出他有輕微腦震盪;大腦的杏仁核也洩露他有未曾說出的驚恐。

至於方城反覆說的喪氣話,我在他能量場中偵測到來自過去監獄外靈的干擾,並非他的本意。

據當地人告訴方城,以他當時跌撞的力道,至少會是粉碎性骨折,必須要靠直升機送到當地醫院。能像他這樣事發後正常走路搭車回家,已經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我在療癒方城這樣的事故,會著重重回事件現場,療癒他當時遺留在現場的驚魂未定。接著,我讓方城觀想與他同行的好友,發現在他們能量場中也留有輕重不一的負面能量團。幸運的是,他們沒有方城嚴重。

這是方城的故事。這些年來我的能量療癒工作,讓我聽聞許多三維度空間無法解釋之事。有人參觀新彊美女木乃伊回來胸悶想哭;有人在北京故宮看殉情自盡的”珍妃井”渾身不舒服。

我自己也遇過一些不尋常的事件。

某一年我獨自入住東京歷史悠久的飯店。當晚即被對門住客不停開門聲吵得一夜無眠,我忍不住好奇透過電眼張望,看見對門房客的背影…。第二天,當我開門準備離去,望著對面一堵白牆—-沒有對門–?我驚呆的幾乎屏息。

又有一年,我在法國聖母院。教堂裡氤氳香煙梟梟,裡面佈滿的燭光按理說應是平靜的氛圍,但我胸口卻窒息得教人想哭也哭不出來。這種不適感回國依然故我,直到某天我順手拿出佛經,唸著唸著突然啪的一聲痛哭失聲,自此淚水洗去了多日困擾。 

在我做多年能量工作經驗中發現,拜訪古蹟也好,參觀歷史文物也好,至少有二類遊客容易與它們挾帶過去的信息場接通。其一 是,精神不濟的人(這通常是壞事)。其二是,過去前世曾與此地或此物依然有連結者(當中可能會有好事或壞事)。

方城事件讓我禁不住關切有多少像他這樣的人:「超三維度敏感之人」,「熬夜精神不佳」,「發揮同理心」,乃至發生意外,嚴重者甚至影響未來人生的發展。

做”人”的心靈危機即在於 : 當身體陷弱之時,會讓超三維度靈體有機可乘,介入人體能量場形成干擾。這就好比一個人掉進臭水溝,該如何洗淨一身的污泥?

如果你是超三維度敏感的人,當你要旅遊古蹟或參觀古文物特展,需要有以下的認知:

1、要有自知之明,不宜過度熬夜作樂。因身弱則形(能量)弱,容易招致負靈干擾。

2、負靈干擾並非都在深夜,即使在大白天陰晦之處也可能發生。

3、到名勝古蹟觀光,不要對過去歷史抱持同理心和同情心,避免帶回不該帶的“紀念品”。

4.如果要去非去不可的地方,為了預防可能發生的不適,可做以下瑜伽手印自保。

方法:

  1. 將雙手無名指彎曲至大拇指底部(約合谷穴位置),其它手指請豎直。
  2. 交叉雙臂。
  3. 想像自己被聖潔的白光所包圍。
  4. 將意識集中在呼吸上。慢慢的~吸氣…吐氣…。

5、初到某處或與某人接觸,如發生頭暈、胸悶等情況,回家後可用粗鹽水泡澡或泡腳,或到公園踩踏青草將濁氣排掉。如果能泡湯更好。

6.愛與慈悲。如果進入這類場所讓你感覺不適而心生恐懼,請記住:”愛與慈悲”能消融所有的恐懼。

7、人因騰空而後著地的大腦,不能因為沒有外傷而小覷,需要持續觀察數日。醫學上過去有些個案便是在幾天或一、二個月後突然使病情加遽的。

 

延伸閱讀:

如何淨化個人與家裡負面靈體

如何阻擋撞邪的可能

當”我”超越了三維度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