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唸书的时候,拿到生平第一份实习记者工作。那是一家小到不能再小,在特定组织却拥有庞大权力的报社。

那时的我,从虚张声势的主管那里学到浮夸,耽溺在虚荣假相的面罩里,学得某种不讨人喜欢的世故。那一年暑假,我因某科被当参加暑修。如法炮制的,我也对任课老师递出名片,想藉交情让重修过关。

当接到成绩单的那一刻,我难过的说不出话─我重修的课再次被当!我的实习身分让我患了大头症,以为人人都想出名。

出版社时期的我,也曾风光亮眼。有一阵子,我可以预见未来。当时料中事情,总是心高气傲想着:哈!我就是知道。那时既不懂得感谢,也不知无形界有如海底般的莫测高深。后来,我跌跤了。这一跌,让我潜入无人无语的灵性世界,做了十余年的心灵鍜炼。

我见过一些朋友,一旦被夸说「运气佳」、「气色不错」、「身体很好」,就会生病,这在老人与小孩身上似乎特别多。又有些人,会吹嘘自己身体,或连椿好事,也会招致霉头。

咨询个案中,有一个花样年华女孩喜欢在舞台,享受众人掌声的飘飘然。那女孩美丽、纤瘦,拥有才华,功课轻松读一读就可以扳倒一票同学。但问题来了,当她的心态高调,少了谦虚,身旁负面灵体就虎视眈眈,准备”上身”,让她生活荒腔走板,换来疲惫的身躯。

她爱─高调,成为受人瞩目的明星!矛盾的是,能救她命的偏偏就是”低调”。

一位上大学的孩子取得他仰慕老师首肯,得以在暑期去他公司实习。他兴奋的到处嚷嚷,很自然的,他收到许多同学羡慕的眼神。然而,就在暑假前一个月,这老师因忙中有误,未将他书审资料送出,导致他连一个实习机会也没有。他沮丧问我怎么会变得如此?

我只好委婉的说,也许是有更好的机会在等你。

其实我想告诉这孩子的是,一个人能取得甜美果实或苦涩后果的背后,乃是在你头顶上方,正由无数正面负面思想交织而成。你的「高兴」可能引来对方的「羡慕」、「分享喜悦」,也可能是「嫉妒」;你的「悲伤」可能换来对方的「同情」、「祝福」,也可能是「幸灾乐祸」、「同仇敌慨」。当你的心思借由文字、语言传达给对象,你的意识波、无意识波,对方的意识波、无意识波,包括所有的正念或负念的念波,都在我们头顶上方看不到的世界彼此共振,最后形成我们眼见的结果。

如果你懂得低调的艺术,一定也懂得盛满稻穗,也是最弯腰稻禾的道理。好事将成?已成?当你选择低调处世哲学,也许”持盈保泰”是最能贴近灵界送给你的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