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罗.布伦(Paul Bloom)是加拿大裔的美国心理学家。他是布鲁克斯和耶鲁大学的心理学和认知科学教授。他的研究包括儿童和成人如何理解身体和社交领域,特别关注语言、道德、宗教、小说和艺术。

此篇摘自保罗在TED 双语的演讲。这让我联想到:我们在乎名牌包,知名餐厅小笼包,某算命大师的神准妙算,多源自我们对物件反应所衍生出的情感因素(大多还受到媒体推波助澜的影响)。看完以下摘要,也许你可以摆脱对物件执著的束缚,听自己内在声音,做自己「心」的主人。

***如何让成人真正享受红酒? 非常简单: 你只要把酒从昂贵的酒瓶倒出来。

现在有几十个,可能是上百个研究显示: 如果你相信你在喝昂贵的东西,你会觉得它的味道更好。最近有人用神经科学方式的实验,让人们躺进dMRI扫描仪,一边喝酒,同时在萤幕上显示喝酒的资讯。每一个人喝的都是同样的酒,但如果你相信你在喝昂贵的酒,大脑掌管快乐和报酬的区域,就会像圣诞树被点亮一样的兴奋。这不只是你说你比较快乐,或你比较喜欢。而是代表你用不同的方式在感受这件事。

***就性别来说,如果单纯让人们看某些照片,他们会说这些人相当有魅力。 但你认为他们多有魅力,多性感,关键在于你觉得你正在看谁。如果他们比你想的还要年轻或年长,也会有不同的结果。如果你用欲望的角度看的人,其实它是你的儿子或女儿,或你的母亲或父亲的变装照。感受也会截然不同。获悉某人是你的亲人通常会扼杀掉欲望。也许其中最令人振奋是来自心理学上的快乐。如果你喜欢某人,你就会觉得他们比旁人好看。这就是为何在幸福的婚姻里,配偶都会认为他们另一半,远比别人认为的还要好看许多。

再来谈谈消费产品。你喜欢东西的其中一个原因可能是其功用。你可以把鞋穿在脚上;你可以用这套球具打高尔夫球;而嚼泡泡糖则对你一点用处也没有。但这三样东西,根据他们的来历 ,都有超乎其功用的价值。这套高球球具原是甘迺迪所有,在一次拍卖会上,以七十五万美元卖出。这泡泡糖是流行明星小甜甜布兰妮嚼过的,后来卖了几百块美元。事实上,心爱的人吃过的食物,也是很有市场的 (笑声)。 这双鞋可能是三样里最有价值的,根据未经证实的报导 一位沙乌地阿拉伯的富翁花了一千万美元,卖了这双鞋。这就是那双几年前在伊拉克一场记者会上丢布希的鞋子。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来源如此重要?为何我们对于所知事物来自何处的反应如此大?很多社会学家像是Veblen和Wolfe会认为,我们之所以如此看重事物来自何处,是因为我们很势利,我们看重地位。

除此之外,我今天想告诉各位的是,其实就某些层面而言,我们是天生的本质主义者,对于物件的反应,不只是我们看见他们,感受到他们,或听见他们。我们的反应来自我们对该物件的认知,他们本质,他们的来源,他们的材质,以及他们的潜在特性。

***对某种物品产生的吸引力,并非只发生在有名的物品。我们每一个人,大部分的人,都拥有某些无法被取代的东西。这些东西的价值来自于物品的背景 — 也许是你的婚戒,也许是你孩子婴儿时穿的鞋。 — 东西如果遗失了,你可能找到看起来或摸起来类似的物品,但你无法找回一模一样的。

***我要讲一个音乐的例子,这位是Joshua Bell。他是非常有名的小提琴家。华盛顿邮报记者打算要征询他做一项大胆的实验。实验是:如果他们不知道他们在聆听Joshua Bell的音乐,大家愿意花多少钱在他身上?记者要Joshua Bell带着他的百万小提琴,到华盛顿特区地铁站的角落边,看看他能赚到多少?结果他在那里过了四十五分钟,赚了三十二块钱。不差,但也不好。其中的20块钱,是某位女士因为几周前,见过他在美国国会图书馆穿着正式黑色礼服演奏,所以看到他站在地铁站吓呆了,出于可怜他的,赶紧从皮包掏钱出来。显然要真正享受Joshua Bell的音乐,你必须要知道你正在听Joshua Bell演奏。

***以孩童来当实验,如果想让孩童在吃红萝卜和喝牛奶时觉得快乐,觉得这二样东西更好吃?很简单,你就告诉他们这两样东西是从麦当劳买来的。 他们相信麦当劳的食物比较好吃,这点会让他们觉得所吃的东西比较美味。

我想传达的是,快乐其实是深层的。这并非只针对像是艺术这种较高层次的快乐,而是即便是看似最简单的快乐,也都受到我们对于物品潜在本质认知的影响。

***我刚说的每一件事也能套用在谈痛苦上,以及如何认知我们的遭遇,如何影响伤害的。由Kurt Gray和Dan Wegner执行了一项很可爱的实验,他们让哈佛大学生戴上电子刺激工具,然后给他们一系列五次的疼痛电子刺激。有一半的人知道,他们的疼痛刺激是在另一个房间的人所为。 在另一间房间的人没有恶意,他们不知道正给予别人刺激,只是按一个按钮。受试者第一次的刺激记录非常痛苦,第二次则较轻,因为你感到有些习惯,第三次再减轻,第四次,第五次更轻微,痛苦随次数递减。

另一边的情况是,受试者被告知在隔壁房间的人,是刻意给予他们电子刺激 — 他们知道要刺激受试者。于是受试者第一次的刺激痛苦就像在地狱,第二次更痛苦,第三、第四、和第五次,如果你相信某人是刻意要这么做,感受到的痛苦就会越来越多。

***最极端的是痛苦在对的情况下,可以转变为快乐。人类有非常有趣的特质,往往能在掌控的情况下寻求找到最少量的痛苦,然后从中获得快乐 — 就像在吃辣椒和玩云霄飞车一样。这观点其实早被诗人John Milton所写下。他写道:「心有它自己的地方, 而它本身可以把地狱看作天堂, 或把天堂看作地狱。」

取自:快乐的起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