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第一眼見到近六十歲的櫻子(化名)時,我正在靜坐冥想,為她的諮詢前做一切準備。我還不及與她點頭致意,穿著一身正式和服的櫻子,已在榻榻米的諮詢室裡,對我跪地行最敬禮了。她的誠意背後,讓我看到了她積年已久,懸而未決的問題,她亟待在我這裡得到抒發。

我在幫櫻子淨化身體負面能量時,老實說,我解讀不到任何訊息,我可以感覺到櫻子相當緊張。這樣的個案,也似乎容易發生在長者身上。這也難怪,櫻子找我的理由,是因為她擔心日漸年邁,未來難免會進醫院。然而,她從小到大,最害怕的就是進醫院,看到紅色的血,以及針頭。當她在述說時,她又恐懼地掉下眼淚。我問她上過醫院嗎?是不是有過不愉快的經驗?櫻子說唯一一次上過醫院,是在她五歲耳朵長膿的時候。但那也是家人告訴她的,她自己怎麼想也想不起來。那麼是過去世的深層恐懼?我以能量測試,也不是。

櫻子坦承即便她想從自然療法這裡得到幫助,但只要想到我是”治療師”,她也會變得緊張。我想櫻子現在需要的,便是深層睡覺。我佈了水晶陣,櫻子很快的與水晶頻率共振,深深的睡去。

我在櫻子睡著的時候,片刻也不得閒。我在幫櫻子淨化對針頭、血液、醫師白袍恐懼的頻率,修正她頭腦對這些東西莫名的恐懼。幸好,櫻子的問題沒有我以為的嚴重,她只是過度擔憂,一想到某個令她害怕的東西,不自覺便加深負面想法。數十年過去了,櫻子沈陷在她的恐懼裡,無法自拔。

我在我的諮詢桌底下,準備了沾有看似血液的衛生紙,針炙,還有醫師的白袍。櫻子睡了一覺起來,整個人變輕鬆了。問她有多久沒有這樣輕鬆,她努力想了半響,以抱歉的眼神回覆了我的問題,很困難的回答說,好久好久了。

櫻子在近二十年來,曾經有數次憂鬱症的病史,每天晚上有服用鎮定劑及安眠藥的習慣。因為怕進醫院,一直以來,很努力的保養身體,吃健康食品。令我疑惑的是,如果櫻子保養的很好,為什麼每天還需要服用藥物睡覺?為什麼還會經常性的不快樂?於是我給了櫻子二個重要的提示,如果吃對了食物,一定可以很快感受到活力充沛,及心情愉悅的部分。我以能量測試櫻子的食物清單時,發現櫻子有一半的食物果然都吃錯了,於是給了她一些良性的建議。

末了,我出其不意的從桌子底下拿出沾有像血跡的衛生紙,放到她眼前。問她這是什麼?櫻子看著它說:「是血!」「會害怕嗎?」我再問。櫻子搖了搖頭。接著,我再拿出針灸,櫻子面露一絲恐懼,很誠實的告訴我,還是有一點害怕。我請櫻子看著它,再次淨化她對針頭恐懼的頻率。然後,我請我的醫師朋友,身穿白袍,為她扎了有記憶以來的第一次針。

櫻子不再害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