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亚历山大·洛伊德  Dr. Alexander Loyd

研究人员发现,记忆存储在细胞和大脑中

在过去的50年,特别是在最近的15年,专家们已经证实:人类的疼痛和焦虑症发生原因常常不在身体或环境,它是来自个人无意识和潜意识所看不见的问题,科学界将它称为“细胞记忆”(cellular memory)。

2004年9月,德克萨斯州达拉斯西南大学医学中心的一项研究指出,我们的经历并不只存在于大脑记忆,它也记录在我们身体的细胞里。研究团队相信这些“细胞记忆”才是疾病的真正来源。报导这项研究的达拉斯晨报也采访来自哈佛大学的医学博士艾瑞内斯特勒。他说:「科学家认为这些“细胞记忆”可能意味着健康者生与死之间的区别……癌症的发生可能是由于“细胞记忆”不良取代好的结果… …。」

也就是说,癌症可能是由于细胞记忆不良取代好的,细胞内的异常记忆可能会进一步加剧心理创伤,成瘾和抑郁。参与的科学家怀疑,生命后期出现的疾病可能是随着人们年龄增长而编入细胞的错误记忆。即使是那种需要大脑的真正的记忆,似乎也依赖于锁在细胞里的记忆。

威斯康辛大学布鲁斯利普顿博士在复制人体肌肉细胞以确定萎缩原因的研究中发现,个体的肌肉细胞会根据它们对环境的“感知”作出反应和改变,而不一定是“实际”环境。他进一步发现即使整个人类也是如此。亦即,我们是根据对环境的”看法”做出反应和改变,而非环境本身。这些“看法”即是我们的信念。

利普顿博士说,几乎每个健康问题都源自于对潜意识的错误信念。

细胞记忆现象适用在地球上的每个人,它不仅仅发生在生病或缺陷上。不管是潜意识的信念,或心灵问题,植基于人体的细胞记忆就像计算机的病毒,不可能让人忽视,或希望它不会发生。

这些细胞记忆像是人类强大的硬盘病毒,像DNA一样传递下去。当事件发生释放的肾上腺素越多,细胞记忆越强,对你的影响就越大,越有可能遗传给后代。所以影响你的记忆甚至可能不属于你。代际记忆可以解释某些家庭不断重复发生的行为,思想和感觉模式。

综合上述专家所言,他们都指向同一件事:每个问题的根源都与潜意识有关,也就是我们的细胞记忆。触发器是我们目前与过去记忆相关的情节,症状则是“应激反应“。(对各种内、外环境及社会、心理因素刺激所产生的反应。简称「应激」。

细胞记忆如何导致生活中的负面症状

你的身体是由7* 1027 的原子所组成,每一个原子都受到个人思想的影响。每当你有了新的想法,你的大脑就会建立新的联系或神经通路。当你经由某事件自动触发相同的想法或情绪,它们就是来自你第一次体验事件所连结的神经网络,我们可称这些神经网络就是你的细胞记忆。每次遇到类似事件,都会触发相同记忆,而且通常你不会有意识地知道它来自哪里或为什么会这样。

挑战在于,这些大多数发生在自动驾驶仪上的反应,奠基于以往经验的记忆中。如果你过去有未曾疗愈的创伤,不论是来自你自己还是先祖的,你的生活很可能充满类似的经历,这种经历会一次又一次地奠基在你的细胞记忆上。

因此,如果你有一个充满愤怒的细胞记忆,或恐惧,或低自尊,或数百种其他类似的负面情绪,那些记忆会让你生病,导致失败,并破坏你最重要的关系。

根据研究,我们的感官知觉(视觉,嗅觉,感觉等)在一秒钟之后就消失了。因此,我们在一秒钟之后回应与我们的感官无关,它与我们的记忆库有关。想像有二个人在尖峰时段同时在拥挤的公路上行驶。一个人带着愤怒,一个人表现像黄瓜超级的冷静。他们处于完全相同的外部环境,差异只有个人内部的东西。「我们看不到事物的本质。我们看到我们现在的样子。」

如果你的精神心灵找到快乐的细胞记忆,你往往会做出积极的反应。如果它找到痛苦的记忆,你往往会在恐惧或愤怒中做出反应,并在你的生理,思想,信仰,情绪和行为中产生负面症状。记忆功能很像手机,不断广播和接收。细胞记忆向周围细胞及大脑控制应激反应的下丘脑播放“恐惧信号”。

当细胞接收到该“恐惧信号”,它们不会消除毒素或摄入所需的氧气,营养,水合作用和离子,而可能会关闭并进入死亡和疾病模式。如果细胞长时间保持这种关闭状态,它将促使疾病基因的可能性一路飙升。事实上,布鲁斯利普顿博士说,这是你生命中疾病暴露的唯一方法。如果没有发生这种情况,你实际上不会生病,因为你的免疫和治疗系统将始终以最佳水平运作。

当下丘脑从细胞记忆接收到恐惧信号,它会打开应激反应。宾果!这是每个问题的开始。当我们的战斗或逃跑反应被触发,下丘脑便充满皮质醇等压力荷尔蒙,为我们转变成疼痛/快乐编程,就需要不惜一切代价寻求缓解。我们除了使战斗或逃跑合理化,大脑已经断开或拒绝理性意识思维,这种压力使我们生病,疲倦,愚蠢,消极和失败,几乎可以产生各种负面症状。

这一概念对我们有意识的思维在决策和行动中的作用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量子物理学博士威廉提姆对于「意识」和「无意识」的意图,他说:「如果他们发生冲突,那么“无意识”每次都会获胜」。当我们对某件事采取行动,在我们有意识地决定之前一秒钟,大脑中就会有一个化学尖峰,它规定我们的决定是什么,并且已经动员身体去做这个动作-在我们的意识决定我们要做什么之前的一秒钟。因此,如果我们有恐惧的细胞记忆(你经常不知道),那么我们有意识的选择实际上是被我们的程式所强制要求的:我们只是对我们的无意识/潜意识已经决定的事情做出了一个逻辑上的解释。

这就像我常遇到的:美国是这星球上最富有,最幸福的国家之一。然而,许多人对财务状况的压力仍然非常大,他们喜欢将自己与他们认为更好的人相比较。

每当有人对我诉说财务状况,我会问他们:「你有家吗?」—「有的」。

「你桌上有食物吗?」—「有的」。

「你家里有电吗?」—「有的」。

他们经常回答,「有的」。

这表示他们经常在担心一些永远不会发生的事情 – 即使他们失去一些重要东西,仍然有一个家,和食物可吃。但是,他们压力的来源是对细胞记忆的内在恐惧,导致他们喜与他人比较,而不是因为真正的安全或生存受到威胁。

爱是恐惧的解毒剂

内斯特勒在“神经科学杂志”发表的论文指出,透过小鼠脑基因标记物的研究,显示出电击可以改变细胞记忆的标记,除了电击─那就是”母亲的爱“了。研究人员发现,一只舔著幼仔的母鼠实际上会改变附着在幼仔基因上的化学标记以控制它们的恐惧经历,导致幼崽在一生中出现较少的恐惧,这表明母亲的爱足以“编排他们一生的大脑。“

再者,当一个“和平细胞”透过外界影响后,也足以被洗脑成为侵入性的癌细胞,导致失去控制。

可喜的是,研究人员证实,当爱和恐惧可以在细胞记忆水平上进行到测量,他们发现:”爱“则是恐惧最佳的解毒剂。

视觉化练习:消除不健康的细胞

1.花点时间放松一下,注意你的呼吸。感受身体触及的所有部位:椅子,地板或其他表面。让你的呼吸平静。

2.如果你知道体内有癌细胞或其它创伤,想像一下它们的样子。(生物准确性不是必需的) – 你如何看待它们?

3.现在想像自己正带着足以消除这些癌细胞的工具。

例如,你可以将癌细胞视为尘螨,将真空吸尘器视为消除癌细胞的工具。请确保消除的力量需比肿瘤细胞更大更强而有力。

4.想像所有异常细胞一旦被移除以后,新的健康组织正在发展出DNA修复和细胞再生的过程。你需要在这个过程停留久一点,然后把你的意识带回呼吸和现在的时刻。

注意:当你愈安静的时候效果就愈明显。一天多做几次无妨。

取自:

Conscious Lifestyle Magazine